杏鑫官网_魏小安:中国旅游发展需要头部企业(连载15)

(迈点专栏 魏小安 本文是2020年5月23日苏州的演讲)

到现在为止,全国央企的旅游集团只有两个,中国旅游集团和华侨城。中国旅游集团经营情况一般,华侨城经营情况比较好,但是华侨城主要是靠房地产。省级的旅游集团现在全国27个,好的还是有限,我最赞赏原来叫鄂旅投,现在叫湖北文化旅游投资集团,这是我最赞赏的。剩下都不足,当然都在调整,都在组建,比如说广东原来叫粤旅集团,现在叫广东旅游投资集团,黄细花去当总经理,看到希望。城市这一级的旅游集团137个,此外还有一堆民营企业集团。现在比较而言,民营企业集团做得比较好,因为我刚才说的这些集团都是国有集团,国有集团基本上就是政府划拉一堆资产,给你点铺底资金,你就干吧。我为什么赞赏湖北呢,因为湖北这个集团的董事长总经理叫刘俊刚,我在国家旅游局当规划财务司司长的时候,他是湖北省的规划财务处长,我非常赞赏他,当年刚组建鄂旅投时,也是给他划拉十几个烂企业,给三个亿的铺底资金,我就问他怎么干,他说我不能干旅游,我说为什么?我要是干旅游,这三个亿的资金还不够我给这十几个企业补贴的呢,马上就得死。所以他第一件事做了一个房地产公司,做得很棒,可是做房地产就需要钱,跟着又做了一个金融公司,这就是省级集团的优势,省政府支持,批了,这两个做下来之后,然后开始做旅游,现在又搞了一个物流公司,也是省政府摊派给他的,在他手里也做好了,鄂旅投从一开始三个亿的铺底资金到现在十年时间,资产六百亿,不光是六百亿资产,关键是他在湖北省有三千平方公里的资源,有三万亩的土地储备手续。反过来说旅游,他在湖北现在旅游三十三个景区,三十个酒店。

    我为什么说这个案例,就是感觉省一级的旅游集团很难做,为什么?上不着天,下不着地。真正做得好的是城市旅游集团,首旅集团、锦江集团,都是城市旅游集团。城市旅游集团手里有资源,而且政府会做有力的支撑。政府想帮你,划拉一块就过来了,首旅集团和锦江集团两家比,一看锦江吃了一块,然后首旅集团马上跟北京市政府说,北京市政府说说你要哪块,最后北京市明确,北京的服务业的集团是首旅集团。我说的意思是,在座的大家都是城市性的集团,把这个经验好好的学一学。但同样道理,如果你上来就做旅游,你就死,你就是找死。所以这里面我们要跟着城市化走。

我在首旅集团当了八年外部董事,看着首旅集团一步一步的变化成长。一开始参加董事会讨论的是酒店经营怎么样,旅行社经营怎么样,还得左邻右舍比一番,后来我就说,偌大的一个首旅集团,董事会就讨论这点事吗,大家意识到了,所以后来类似这样的事根本不上董事会。董事会讨论的是大战略、大思路、大项目。后来我就提了个思路,首旅集团要跟着城市化走,不要跟着旅游走。这是一个根本性的思路。

我给各位提个建议,第一你有什么好资源,铺资源是根本,但是这些资源不是传统说的那些旅游资源,因为传统的旅游资源早就没有了,这就要求铺城市化的资源,城市化的资源是什么,尤旅游线路规划是江南这些地方,城市里的宝贝太多了,我在扬州提了一个概念,“文化休闲、城市度假”。当时扬州市长听了这个说法,后来他们按照我这个说法搜罗了一堆项目,开了一个招商引资会,招了八十个亿。

我说的是什么,就是那些街巷里面有点老东西,还能成块利用的,我说的是这些东西。同样,这次疫情我就感觉,叫城市休闲,乡村度假,这个资源的概念和传统旅游资源概念完全不同,传统的旅游资源就是名川大山名胜古迹。现在挖掘什么,城市休闲,乡村度假,这是两个点,所以我想我们的战略要这么确定。湖北刘俊刚就是,一开始招骂,还说什么旅游投资公司就看他圈地没见他投资,压力真大,但是扛住了,现在谁也不骂了,因为现在有力量了,而且不光是六百多亿资产,2019年有一百多亿利润。首都旅游集团1200亿资产,去年利润四个亿,中国旅游集团,原来港中旅、国旅这一堆,都是头部企业,混在一起了,去年大概利润也就两三个亿,华侨城做房地产的,跟我们不能做类比。

所以,先明确我们干什么,是文旅公司,文旅集团,文旅投资,说都是这么说,但是一步一步怎么操作,如果上来就关注我们手底下这点烂企业怎么搞好,之所以到今天变成烂企业了,就意味着搞好的可能性极小,政府好不容易给了点钱,我们都拿去折腾这些事了,你这个文旅集团必死无疑。所以鄂旅投的经验非常重要,同样,中国旅游集团之所以起不来,就是因为都是传统企业,但传统企业就是起不来。所以,中国旅游需要头部企业,现在中交建进来了,那毫无疑问就是头部企业,对他们来说,万亿级的央企拿几百亿进旅游小菜一碟,所以进来之后就是领导地位。我是很看好这一类的央企,非常看好。因为我们都是做传统旅游出身的,但传统旅游这套思路和做法已经对应不了当下的形势了,所以我们也缺人,缺的是综合型的人才,又懂旅游,又懂市场,又能操盘,这样的人才难得。比如当年中信产业基金要想进入旅游时,就找到我,希望我能推荐些旅游业界的人才和旅游好项目,我们谈了四个小时,我就推荐曾经任黄山旅游投资公司的老总黎志,那是中国山岳旅游第一人。那时黎志已经退休了,又在河北涞源搞了一个项目,占有股份,听我介绍完情况,他们果断的去接触黎志和他的项目,最终连项目带人一块挖到了中景信,就把中景信搞起来。黎志的思路也是传统思路,但在山地旅游上谁都玩不过他,所以他是传统思路,但今天还有生命力。可是中信产业基金的人就说这老爷子不行,思路完全跟不上我们,所以这里面就有一个,没有现成的人怎么办,我们自己学。

再说一个案例新奥集团,做城市燃气的,民营企业,现在也有八百亿资产了,老总也想进旅游,玩一把,可是人家怎么玩,搜罗搜罗资源,搜罗完之后谋划一个上市公司,我是独立董事,我参加董事会基本上用不着谈意见,就签字,每个会都要签无数个字,一切要符合规范,所以开董事会的时候,有证券公司辅导,在旁边听着,说对不起你刚才有一句话说的不对,你把这句话从头再说一遍,应该怎么说。我真是听得有点傻,我就问他们为什么,他们说所有这些都要留档案,两年A股上市。上市的题材是什么,五条近海航线上市。

所以,路很宽,我们千万不能守着传统旅游这套路数。一个菜一个菜的炒,一张床一张床的铺,能挣几个钱啊。旅游企业最大的贡献是什么,是给国家养人,我们养这么多人,央企有这个义务,我们没那么大义务,我们还得琢磨怎么挣钱。

第一,重新认识资源,重新挖掘资源。

第二,就是能抄底的资源要抄底。比如像扬州,扬州现在那种小宅院有七八十个了,真棒真精致。民间有很多富豪,不显山不露水,他们来干这些事,基础工作我们来做,转过来挖这些民间富豪来投资,我们在中间就赚这么一道就够了,这种资源现在很多人没有认识到,我这只是举个例子,我们挖掘然后整合。

第三,平台化,好的公司要做成平台公司。之所以市委书记、市长组建你们这样的公司,就是想让你们成为一个平台,如果不是一个平台化的公司,就是一个烂企业。所以第一要形成品牌,第二构建形成平台,第三至少不能让我再掏钱了,大体上领导就这么几个要求,可是这几个要求你要达不到,对不起,你这个活别干了。

所以从宏观格局来说,我是希望一部分央企进入旅游业,但是进入旅游业思路要宽,不能是按照传统的东西做传统,做传统也等于白做。如果能有十几个中央一级的头部企业,中国旅游就真正起来了。第二,省级旅游集团严格来说我不看好,但是这个就在人,比如黄细花到了广东以后做一把,有可能做起来,广东人只干活不说话,这是广东人的特点。浙江旅投,这几年有点显山露水了,但是后劲不足。第三,真正的希望在城市这一级的旅游集团,城市这一级的旅游集团的希望就在珠三角、长三角,北方没希望,就说呼伦贝尔吧,他们也组建了一个旅游集团,这个旅游集团五百亿资产。董事长和总经理一块跑到北京找我,把呼伦贝尔所有的国有资产都划拉到一起了,他说是,我就问你现金流有多少,是负的,这样的集团能干起来吗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必须得调整一个新的思路,按照新的模式来对应新的形势,这是根本性的问题,眼前疫情的困难只是暂时的,不可能长远,要是长远全世界都甭活了。至少我们认识上是暂时的,可是这个时候恰恰是我们这些集团打基础的时候,现在可以抄底,现在资产最便宜,资金最富余,一万亿特别国债,中央不留,直接给各个地方,各个地方重点支持小微企业,通过六保,达到六稳,这就是我们的机遇。我们国有企业这个时候机会就出来了,你手里有钱,跟着就有很多现在跌到谷底的资产,这时候你抄底,形势一缓过来,又形成一套战略,转过来就起来,这样起来的话,对于我们这些地方来说,经济方面不重要,重要的是把品牌做出来,把平台做出来,重要的是这个。

    因为我天天接触企业,企业集团我也接触了很多,但是我看很多企业集团思路不对,现在饭店亏损了,怎么扭亏为盈。我这里活不下去了,怎么救活,活不下去就死,有什么了不起的,该裁员裁员,你们没有这么大负担。像首旅集团5万职工,要保5万职工不下岗,要保5万人不上街,压力太大了,这是国有企业第一位的义务,还要保中央和北京市在北京的大型活动服务,必保,所以每年接待两会,今年还好,好多酒店不接待两会代表了,每年接待两会代表,首旅集团要补贴一个亿,那就是国有企业的义务。我希望大家重新认识一下,跳出旅游说旅游,跳出集团看集团,跳出当地论当地,跳出项目抓项目。反正在我眼里有很多好项目,可是我就感觉怎么大家没看到呢。大家关注的还是名山大川名胜古迹,中国旅游搞了四十年了,名山大川名胜古迹连都没有你的份了,你还弄什么。转过来从休闲度假角度来看,很多资源不是一流的观光资源,但却是一流的休闲度假资源,很多东西可能不是一流的市场资源,但是他是一流的文化资源,尤旅游线路规划是我看到很多文化资源我们基本没有认识,这种文化资源是什么资源,不是国保、省保之类的东西,可是在市场上非常有价值,比如江南的一个小宅子,一个院子,什么都不是,因为历史上这些东西到处都是,可是现在不同了,现在这些东西都在升值,我们抓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怎么利用的方式,现在都叫文旅集团,北京名人故居很多,修复一个名人故居就变成一个包袱,所以修复名人故居哪一级政府都没有积极性。天津的做法,修复名人故居之后综合利用,我在天津吃好几餐饭,这是当年谁的宅子,他的照片什么东西都在里面摆着,在那里面吃饭特别有感觉,价格也很贵,效益不错,所以这就看怎么利用了。因为我们这些东西很多,可是一把炒起来,就变成哪一级的保护单位了,先把它利用起来,利用完了咱们再说保护。我觉得现在恐怕最大的资源是两处,一处就是城市里的老房子,甚至老街区,比如做一个老街区的改造,就像平江路一样,平江路我就很赞赏,老街区的改造,实际上本身就做了一个平台,这个平台做完了把市场抓过来就升值,升值就有利润。再一块就是乡村,长三角的乡村基本不用开发,就看怎么利用,这种利用通过政府形成平台化的利用,这就是国有企业的优势,否则折腾半天这些企业也救不过来。好不容易政府给点钱花完了,你再找政府要去,领导一句话,我要你干什么呢。

    如果形成一个头部企业的金字塔,中国旅游真是没急可着了,因为这里有一个什么问题,就是旅游企业从来就不是暴利企业,我们也不要研究暴利。我最近看网上炒,康养产业是下一个暴利产业,这是胡说八道,赚老年人的钱那么容易啊,再说,康养本质上是福利事业,就不能考虑暴利。旅游也不应该追求暴利,也不可能达到暴利,所以这么多年过来了,除了在八十年代有一些旅游企业有暴利,那是短缺经济时代,剩下甭想暴利,我们就要稳稳当当,但是传统的旅游达不到,新兴的旅游应该可以达到。比如我们现在最大的企业,就是正在施工的环球影城,600亿投资,全世界都是不得了的项目,明年开业,我去调研过几次,真是不得了,他这一套架构,一套运作方式,一整套东西,和我们传统的东西完全不同。前几年,我第一次到迪士尼工地,他们就说明年此时我们开业,我说这不可能啊,看不到形象进度,我们习惯搞工程形象,他说我们先做内容,把内容都做好了,在这个过程中随时调整,都做好了,壳子一搭,开业了,这跟我们完全不同,没有形象进度领导都不接受,环球影城也是,环球影城现在最下工夫的是科技,全世界57个涉及到娱乐产业的高科技集团都围着它转,为什么,因为那些高科技集团研究出很多高科技的东西来,在全世界不能落地,找不到项目,所以都要在环球影城落地,所以环球影城一起来肯定世界第一。

魏小安:疫情下酒旅企业的危机与转型

魏小安:疫情下的底线思维(连载12)

魏小安:防疫常态化与山地旅游(连载11)

魏小安:抗疫与旅游——阶段性变化(连载10)

魏小安:北京休闲如何拉动消费?(连载9)

本文系迈点专栏作者授权转载文章,为原创作品,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,转载是凝聚网络力量的重要方式,如有争议,请及时反馈至邮箱:news@meadi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