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鑫旅行社_魏小安:旅游资产的轻与重

(迈点专栏 魏小安)今年还有一个事我反对,我们还在呼吁大资本,呼吁大投入,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。严格说中国旅游发展40年,到了今天我们现在缺什么。很多投资商问我,想进旅游,我投什么项目啊?我说,你看上了什么项目?你给我说几个,说一个我否一个。为什么?我们不需要这些东西,也不要认为有大投入就是好东西,一两百亿的投资看着死了的多了。包括最大的就是海花岛,大概是五年以前我去看,当时正是工地,我去了以后,就是一句话,项目必死。为什么?超越了规律,违背了规律。我们就习惯于这个,我拿钱砸,就不信砸不出来好东西来。万达秀,秀了多少?有一个成功吗?哪一个花钱少了?世界一流团队、一流的导演、一流的设备、一流的表演,一堆一流,加在一起死了。所以在这个时候,我们还呼吁大投资、大项目,这种事我不赞成。

另一方面则是轻与重。和谁谈项目,都是我们走轻资产的路数,说我们有IP。你有什么IP?极端的语言就是得IP者得天下,到现在我也没看谁得了IP谁得了天下。轻资产当然是很好的事情,但是有两条,从自己来说,没有重资产的积累哪来的轻资产?换句话说,没有历史的积累哪来的轻资产?就以为我们拍着脑袋就能把IP造出来,轻资产就形成了,怎么可能呢?

比如说灵山集团吴国平,我和吴国平董事长谈这个观点,他很赞成。很自然,灵山到现在60亿投资了,没有这个重资产积累,品牌从哪出来?我见到陈向宏董事长也是,一个乌镇,东栅没有花多少钱,西栅6个亿,之所以后来卖给中青旅,就是要证明这个项目是可以赚钱的,因为在那个时候多少人在攻击他。一个古北水镇,预算35亿,最后决算54亿,这样的重资产,没有这样的上市公司撑着,这个项目就死了,但是因为有上市公司,形成了好的模式组合,所以就在股市上摊薄了成本。有一次开会,两位坐我在旁边,台上一个教授侃侃而谈,他们就问我,他有作品吗?我说据我所知好像没有。两个人一句话,没有作品,谈什么谈?可是作品怎么来的?作品就是重资产积累的,因为有历史上的重资产的积累形成了现在轻资产运作。

另一方面,别人的重资产形成自己的轻资产。王潮歌《只有河南》,做的这个项目,因为有建业集团60亿投资在那顶着,才有她的轻资产运作。我就不相信,一个项目就不花什么钱,只有轻资产,这个项目就成了,这怎么可能呢?违背规律。所以很自然,要不然你有自己的积累过程,形成自己的轻资产,要不然你有本事让人家花钱你来做轻资产,这两条都没有,少忽悠轻资产。

包括我们做民宿,做民宿也得有人花钱,自己的钱砸进去,民宿业主多少人欲哭无泪。进去了才知道,所谓的轻资产的重量到底有多重。所以怎么把握好轻与重的关系?这是需要下大力量的。很多人想的简单了,很多人想的轻巧了,很多人把自己看的太高了。但是真正往下做确实有难度,真正能玩轻资产的也不多,比如说环球影城从开始谈判到现在20年,这个工地开始到现在我去过几次,才知道这个项目有多难。按理来说现成的IP,世界顶级的IP,在这个过程中也在不断的钻研、不断的创新。迪斯尼也是这样,迪斯尼有一个特点是什么?设计师驻场。我有一次去工地,他们带着我看,有可能这条路不通。我说怎么可能呢?300多亿的工程,路不通?走着走着就是路不通,因为那个设计师,夜里两点脑子转出一个新的东西,就到了工地,到了工地就调整,把路挖断了。所以很自然,他们有他们一套运作模式,这套运作模式才是真正激励设计师的创造力,我们完全不同。

无论是迪斯尼还是环球影城,这两个工地我都去过几次,我说我就不相信再过一年就能开业?为什么?看不到形象进度。他们笑了,只有中国才有这种形象进度要求。他们重视内容,而且不断调整,所有的东西弄好了,壳子一盖,形象出来了。我们觉得不可思议,没有形象进度领导怎么能接受?我们这条要求本身就是违背创新的。所以很自然,这涉及到轻和重的问题,重资产不断投入,轻资产不断创新。

这样的话,第一要有主动的强化性的IP意识;第二IP不等于品牌,IP是可以知识化的资产,是可以在资本运作之下的知识化的运营,这是真正的IP概念。我们觉得就是一个品牌,完全不是这个概念,所以很自然,没有他人的重何成自己的轻?没有重的积累何来轻?

本文系迈点专栏作者授权转载文章,为原创作品,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,转载是凝聚网络力量的重要方式,如有争议,请及时反馈至邮箱:news@meadin.com